最新文章
散文精选 2017-10-19 13:35 阅读:152

我记着的另一个人,是一个郊区的妇女。她第一次到我办公室的时候,抱着不到周岁的孩子,后面还跟着她的丈夫。她显然有些胆小,进了编辑部的门,就问,“想发稿子,怎么办?”临近门口的一位女编同事经过询问得知是文学稿件后,就径直带到我跟前。

心情日记 2010-10-02 23:58 阅读:107

一种结束,一个开始。结束什么,开始什么?迷雾之所以是迷雾,在于你身陷其中,忘记不过是时空的转换,轻而易举便看到它的边沿。继续。回首。我看不到。什么都看不到。人,事,虚幻尤如沙漠上空的海市蜃楼,飘浮过去,什么都没留下,甚至荒凉,与无边无际。

心情日记 2010-10-02 23:53 阅读:64

最近因为忙碌漫展的事情,和艾斯许多事情没有来得及记录。我们又发生了无数次的巧合,例如同时7:47起床同时喝水喝到一定高度。同时说一句话。同时做一个动作。等等等……我的黑骏马的卡是月卡,艾斯给我在9月的最后几个小时升级到了年卡。

情感日志 2010-10-02 23:34 阅读:67

中秋节回家,听家人说了一些近期发生的事,关于姑姑的那些总是回荡在我脑海里。许是我们看待爱情总是要经历一个从童话走向现实的过程,在这个一边憧憬一边臣服的过程里,身边亲近的人或事最是容易动摇我们刚刚下定的决心。

心情日记 2010-10-02 21:27 阅读:71

从来不知道,思念一个人会是这样的感觉把你放在心里每天随着心跳和呼吸 都能够感觉到你的存在甚至夜里醒来 还在想我们上一个争论的问题曾经的我,面对疼爱自己的人真的像个无耻的孩子只知道摊开双手

心情日记 2010-10-02 21:24 阅读:53

有时候,我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想的。那种感觉,时而涌现,时而消失匿迹。往日,看到Y发来的信息,我总会忍不住微笑,然后满心期待地打开。那似乎是自相识以来就一直存在的阅前反应,至今我也无法解释自己为何惟独对Y坚持着那份期待。

情感日志 2010-10-02 14:39 阅读:57

我来了,鄂南小镇,虽然有些迟。我的脚步终于走在了你不宽的街道上,目光贪婪的细细打量着两边的街景。小镇人有些自闭却淳朴。小镇人讲的是湖南话,做出的菜肴是辣得你冒汗的湖南菜,酒中与店家闲聊,他们说:我们本来就是湖南人。

散文精选 2010-10-02 14:38 阅读:54

黔中山野之秋,常见火红的风景,一簇族、一片片,耀眼惹人。这就是红荆刺。俗称救急粮,又叫红刺檬,也叫红刺果。据说,“粮食关“的时候,哪怕这黄豆大小的红刺果虫洞乱眼,都被人们视作宝贝,小心收获,磨成面,加入野菜煮而食之。

情感日志 2010-10-02 14:36 阅读:53

听说校刊要开始征稿,忽然觉得生活一下子又充满了动力。或者说,我又重新找回了前年参加第一届文学之新比赛时的感觉,虽然最后连36强都没进去= =。但愿这次结果还是不要那么讽刺的好。最近还是觉得应该写点东西,手边没纸没笔就用手机写。

伤感文章 2010-10-02 10:41 阅读:47

能解决的事,不必去担心;不能解决的事,担心也没用。在顺境中感恩、在逆境中依旧心存喜乐……最近认识一位美国籍的出家师父,是个很有趣的事情。特别是他叫我举起蕃茄汁跟他说话的经验。

心情日记 2010-10-02 10:38 阅读:53

“现在听出来了,你们姊妹声音很像呢。你什么时候再出现啊?”千里万里,电话那边来杨阿姨依旧清脆的嗓音。我真地不知道,什么时候再出现在她简陋住宅的门前,但知道只要回国,一定会去她那个开满石榴花的小院。

情感日志 2010-10-02 10:38 阅读:56

看着朋友发来他的消息,我选择逃避,不再想看到他在我的生活中出现,如今的我们就如同走过了X的交叉点,渐行渐远,我不再想看到和听到他的任何消息,他也不会在意如此渺小的我。女人,对他而言,就好像天上的浮云,随处可抓